行業動態
    一件商標侵權案和一個國家的未來
    發布時間:2015/11/30

    中國法律規定,誰在中國第一個注冊某商標,誰就有該商標的使用權。就像用大公司的名字搶先注冊互聯網域名,中國企業搶在跨國企業在華注冊自己的商標之前搶先注冊類似商標的做法非常普遍。在這個全世界消費者品牌意識最為強烈的國度裏,模仿外國品牌變得非常有利可圖並被廣泛接受。2003年,梅塞德斯曾試圖阻止吉利模仿它的散熱器設計,以失敗告終;而李寧的logo看上去難道不是像極了耐克?

     

    中國企業可以為自己辯白說,每個成功的大經濟體在高速增長時期,不管是19世紀初期的英國還是100年之後的美國,再到1950年代的日本,都經曆過對別人工藝和設計的模仿—常常是直接取用而分文不繳。

     

    19世紀初,法國物理學家奧古斯特-讓 菲涅爾對光速的研究直接導致了一種新型的、最初在19世紀三四十年代被用於燈塔、至今仍被廣泛用於汽車頭燈、太陽能電池板以及很多其他產品中的燈玻璃的產生。19世紀30年代的英國玻璃製造商想要生產一種更好的燈塔玻璃來照亮正蓬勃發展的世界貿易,他們沒有向菲涅爾索要他的發明,而是從法國的玻璃工廠雇來幾位專家到他們位於英國中部的工廠工作。這樣的做法違背了當時法國的法律規定,即禁止外國公司雇用關鍵行業的法國員工。到1860年時,英國已經發展起自己的燈塔照明玻璃產業。他們成為該領域的全球技術領導者,並將該地位維持了近一個世紀之久。

     

    在上世紀50年代早期,美國汽車廠商麵對來自不知名的日本廠商代表們的恭維,飄飄然而毫無警覺。20年之後,當豐田和日產的汽車出現在美國市場,從通用和福特退休的工程師們才意識到20年之前的那些日本代表團們,正是憑著他們的美國參觀筆記設計出了自己的汽車工廠。

     

    所以,那些“借用”或所謂從跨國公司的品牌和技術中“獲得靈感”的中國公司,完全可以認為自己是好公司。另一方麵,從英國藥企以葛蘭素史克開始,今年中國政府針對外國企業的反腐敗行動也表明,跨國企業在中國並不能為所欲為。

     

    然而,對於想要將經濟從依賴於廉價勞動力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出口驅動,轉移為提供更高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的中國來說,對知識產權的尊重至關重要。中國已經開始在世界知識產權格局中留下自己的印記。2011年,中國超過美國和日本成為全球最大專利申報者。

     

    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估計,按照目前中國每年17%的新增專利申請速度,到2015年中國的企業和個人每年申請的專利數將達50萬項,超過美國的40萬和日本的30萬。當然,僅僅數量還不能說明一切。av12电影從中興、聯想和華為基於創新、價格以及效率基礎上的全球性成功身上,看到了中國的企業正開始利用自身的知識資產進行更有效的競爭。不遠的將來的某一天,知識產權的創新和保護對於中國經濟的重要性,將不亞於其對於自己的貿易夥伴瑞典—這個於今年5月第一個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歐洲國家的重要性。

     

    中國政府已經認清這個事實,並在近年來努力推動有關知識產權的政策製定。2012年中國法院接到的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達87,419件,比上年增長46%,2013年的增長速度比這還要更快。截至2012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已委任83個中級人民法院來處理專利糾紛案件,141個基層法院被賦予一般知識產權案件的裁判權。中國法院還加強了和知識產權案件有關的犯罪執法,13,104件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正被審理,超過6萬名嫌疑人,收押4.3萬人—包括已結案的。

     

    2012年,中國對與商標、專利、著作權、民事訴訟程序、專利代理以及服務發明相關的6部關鍵知識產權法律進行了重審和改進;最高人民法院還與美國合作,在北京召開了一次重要的知識產權評審會議,並積極參與其他國際知識產權會議,以提高中國在國際知識產權維護方麵的口碑和影響力。

     

    然而,中國的公司,尤其是像吳江喜力這樣的小型私營企業,即便麵對競爭異常激烈、品牌意識很強的中國市場,仍然把模仿和拷貝看作是合法的生存之道。在某種意義上,對於被模仿品牌來說,這種行為算得上是恭維,是自身成功的體現。與其試圖阻止別人“山寨”自己的品牌,也許更好的應對方式是用更高的定價來告知市場自己才是正宗,來強化中國新富階層最容易接受的“一分錢一分貨”的觀念。這種方式對於高端消費品可能容易奏效,但是對於那些遠離奢侈品消費者和信用卡的工業過程和技術而言,可能就很難發揮作用了。

     

    麵對人口老齡化以及環境汙染的掣肘,中國熱烈期盼和需要一種高附加值經濟的發展路徑,這種路徑下,知識產權保護不可或缺。中國已經將一百年的工業發展曆程壓縮至短短30年。現在,伴隨著中國的製造性企業開始產生全球性的影響力,它不得不麵對一個後工業社會的來臨。這聽上去似乎很不公平,甚至讓人覺得不真實。然而,一個後工業經濟對於有著悠久的文化和新鮮的社會的中國,也可能是對很好的搭配。

     

    在一個後工業世界裏,機器人被用於規模化生產,迫使收入低下的體力勞動者升級成為高技能的知識工作者,思想和創意更加重要—這是中國正在前進的方向。因此,喜力案例才顯得意義重大,因為它標誌著中國發展路徑重要裏程碑。1830年代的英國人,1910年代的美國人以及1950年代的日本人,都是中國極好的模仿對象,但那是在二三十年前。現在則不同,是時候往前走了。